百合菌

这里主gl和冷门cp,还有无cp我也很爱hhh

备香(就是不知道取什么标题)

以前的他本来只能远远地望着那高傲的身影,静静地看着她扛着大炮四处游荡,不知道为什么,给他的感觉却像是。
像个无家可归的孤狼。
尽管如此,她给人的感觉也像是让人无法靠近一样。
他只能盘着腿,坐在自己的鞋摊前静静地看着。
他想张口打声招呼,却发现自己的嘴已经张开,却无法发出声音。
终究,是太怯弱了吗?
他无奈的摆摆头,发出一声叹息,像是在叹息自己的命运。
难道,终究,无法触碰?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对,他清楚地记得。她突然搬来一张简陋的椅子,坐在他旁边。
阳光被她的后背挡住少许,墨发如瀑,她百般无聊地说道:“你明天都坐在这里,不无聊吗?”
为了见到你,多久都不累。
他张了张嘴,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她似乎有点不耐烦地说道:“喂,本小姐问你话呢,你怎么不回答!”见他还是不出声,她的眼珠子转了转,说道:“喂,哑巴。”
他抬起头,直视着她的眼睛,说道:“我不是哑巴。”
她有些戏弄似的说道:“诶嘿,终于说话了~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~”
他并没有继续回答,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沉默不语。
“啧。”她有点不爽的咂咂嘴,说道:“哑巴,走吗?”他有点疑惑地问道:“去哪?”
“去一个,没有人去过的地方。”她喃喃自语道,像是义无反顾地向前走去。
他想喊住她,但是,还是一样。
他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他缓缓地放下垂在半空中的手,喃喃自语道:“你会回来的,对不对?”
没有任何回答。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我拿起了手中的杯子,抿了一口茶,缓缓地拿起身旁的枪。
“主公,该走了。”孔明早已经等待在门口处。
我轻声说道:“嗯,10年了,是该走了。”
不知道香香会不会惊讶,还是说,她已经忘记了我呢?
我苦笑一下,向前走去,如同当年的她。
这次,我回来了。
这次,你走不了了。
这次,你是属于我的!
等我回来,迎娶你!

往事不堪回首。